相关文章

深圳文交所份额交易困局:投钱容易退钱难

    12月14日,经过长途奔波,一脸疲惫的洪智出现在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下称“深圳文交所”)门前。上海人洪智,今年年初投资30万元,参与深圳文交所的艺术品份额交易。但入市后不久,深圳文交所的艺术品份额交易便于3月22日停牌至今。  停牌之后,洪智多次电话询问深圳文交所何时能恢复交易,并希望能够退还资金,但始终无果。国务院关于清理全国各地交易所的38号文出台后,他耐着性子等了一个多月,便再也坐不住了。他决定前往深圳,与深圳文交所进行面对面的沟通交涉。  有投资人向《第一财经日报》反映,深圳文交所目前被冻结资金已达2亿元,涉及数百名投资人,但目前深圳文交所尚未拿出解决办法。不过截至记者发稿,上述说法未能得到有关方面证实。

  “我们等不下去了。月底各省就要上报对当地交易所的处理方案,我们资金被冻结了9个月,连个说法都没有。”洪智说。  据他介绍,此次前往深圳文交所交涉的投资人共有几十人,其中不乏多名老人,而这只是被“套”的投资人中的一小部分。洪智透露,从今年年初开始,他们陆续在深圳文交所注册账户参与交易。  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由深圳文交所在2010年7月首创,2011年1月17日开始连续竞价的交易方式。目前,深圳文交所一共发行了6款产品,其中3款已上市交易,3款已发行但未上市。  洪智称,此次参与交涉的有十几人参与了编号为50002和50003的产品交易,涉及资金大约2000万元。“1号发行得早,二级市场很难买到,所以我们这些人中参与的很少。”而深圳投资者朱军等多人,则是认购了一款名为“天香琼脂”已发行但未上市的产品,涉及资金共约3080万元。  自3月22日深圳文交所艺术品份额交易停牌,至今已超过8个月。有投资者计算,按停牌前收盘价格计算,累计冻结资金已达2亿元。投资者提供的一份材料显示,投资人最少的投入了50万元,最多的则达到172万元。  据了解,50001、50002和50003号产品于去年7月至今年年初陆续上市,3月22日停牌后一直未能复牌。  而“天香琼脂”3月5日路演,尚未上市。“参加路演之后,我们陆续将款项打到深圳文交所在建行深圳分行的账户,没想到还没上市就被冻结了。”深圳投资者谢静说。  “卖出的人收钱,买入的人持有份额,都在那里,不存在被冻结的问题。”深圳文交所一邹姓负责人反驳道。

  有被“套”的投资者列举了对深圳文交所四项不能理解之处:  第一,忽视市场制度建设和具体规则制定,停牌标准缺失。有记录显示,深圳文交所3月22日下午发布停牌公告,而当天上午已停牌。朱军据此认为,深圳文交所超长期停牌,而且公告在实际停牌之后才发布,也没有对超长期停牌风险进行提示。  第二,欺骗投资者。深圳文交所停牌公告显示,停牌原因是同类交易所波动大,需交易商提供资产包价值分析报告。而直到10月底,该报告才在其官网发布。“深圳文交所用了7个月,而且都是市场公开信息。”朱军表示不解。  按照投资人的说法,5月12日,深圳文交所公告称正在积极与上级主管部门协商,争取早日复牌。今年8月的投资者交流会上,文交所承诺保证投资者的资金安全并且尽快推出解决方案,但截至目前未能兑现。  第三,内幕交易嫌疑。交易记录显示,停牌前的3月21日,三款产品成交量达到646份,而此前单日最高成交量仅有220份。  对于上述情况,记者向深圳文交所求证并发去采访函,但始终未获回应。  第四,涉嫌金融诈骗。据谢静介绍,3月5日“天香琼脂”路演,原定3月18日上市。参加“天香琼脂”路演之后,她和一些投资者陆续将款项打到深圳文交所在建行深圳分行的账户,共计3080万元。项目操作模式显示,该项目应在3月18日上市,实际上并未如期上市。而交易商深圳天禄琳琅策划公司董事长叶强则对上市日期予以否认。“你拿什么证明有这个承诺?”接到记者电话时,他这样反问。不过深圳文交所仍在接受投资者打款。3月20日和3月23日,仍有两名“天香琼脂”投资者在汇款,其中包括一名个人投资者的50万元和一家机构的1400万元。  据本报记者了解,上述全部资金已被转入“天香琼脂”持有人李海波手中。12月14日,李海波与深圳文交所副总经理腾勇证实了此事。  深圳文交所的停牌理由是国内同类市场波动较大。彼时,刚刚开业的天津文交所推出8款产品,1元/份溢价20%发行,上市当天便上涨80%至2.16元/份,更有部分产品两个月上涨了17倍。  广东威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陈颖磊认为,从交易规则上看,深圳文交所的做法并非完全没有道理,但由于其长期停牌,使交易无法进行,已构成违约。“天香琼脂”资产包的交易物如不存在或虚构,方才构成诈骗,否则也属于违约而非诈骗。滕勇亦证实,“天香琼脂”资产包所含九块沉香木目前仍封存在该所。  湖北威德律师事务所律师吴良涛认为,如果在明知项目已不能上市的情况下,还在继续接受投资者资金,且没有履行告知义务,则构成欺诈;如已经告知,文交所可以免责。

  僵局

  上述法律界人士均认为,深圳文交所的停牌和目前无法复牌,有一定不可抗力因素,但文交所并不能因此免除责任。由于合同无法继续履行,双方可解除合同,退还资金、交还原物,并由责任主体赔偿损失、承担违约金。  部分投资者称,希望深圳文交所及相关各方在2012年3月1日前,以不低于收盘价退还资金,并按国务院38号文要求限期取消或结束交易活动。  “新规下流动性溢价的丧失与文交所肆意停牌对投资人信心打击极为严重,会对已发行及上市资产包投资者造成极为严重的损失,坚决要求先清理已发行及上市资产包,然后再做文交所转型。”洪智说。  此外,有投资者还表示,希望由深圳市政府主导对深圳文交所份额交易的内幕交易嫌疑进行彻查,且对过程、结果和后续处理作正式公告。  谢静说,他们多次去找深圳文交所、李海波、叶强等,但上述三方均不愿退钱,又不能恢复交易。国务院38号文下发后,他们认为“天香琼脂”已无上市可能,于本月初向文交所发出律师函,要求退款。但文交所回函表示拒绝。已上市的三款产品究竟如何处理,也没有明确说法。  “目前正积极沟通协商当中,领导最近全力处理这个事情,出结果需要时间和过程,和投资者预期会有一点差距。”滕勇说。  “天香琼脂”持有人李海波称:“东西已经卖了,不能不想要了又退回来。”而叶强则对本报记者表示,38号文从来没说交易所不能经营,而是要遵守一些规则,对投资进行规范。而对于退还资金问题,则未正面回答。  滕勇的说法则是,未能退款是因为有一部分人希望能复牌。“我们不可能只满足一部分人的意见。”但投资人对此并不满意。“愿意复牌的复牌,要退钱的退钱,很简单的事情。”朱军说。  谢静说,他们已向深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报告,警方已进行调查,但没有立案。14日,记者致电深圳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但未能得到回复。  12月14日下午,部分投资人前往深圳文交所进行交涉。本报记者随同前往,但截至记者发稿,深圳文交所仍未作出明确答复。不过,有投资人透露,他们派出代表15日与深圳文交所负责人商谈至当日下午3点,文交所负责人表示将积极处理,切实保护投资人利益,但未明确最终处理时间。昨日晚10点,记者从深圳市有关方面获悉,善后处理小组已于14日晚成立,但处理方案仍未出台,处理时间表亦未明确。“小组成立后正在研究,需要一点时间。”有关人士表示。